中国足球世界杯出线是哪一年

2001年10月7日沈阳五里河,中国男足凭借于根伟的进球1-0力克阿曼,从而打入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圈,中国足球人和球迷圆梦世界杯;如今,20个年头过去了,中国男足回到原点,世界杯遥不可及。

1.国足进入2002年世界杯,相信很多人应该已经看到过很多说法了,比如说日韩作为东道主不参加预选赛,给中国队直接避开了两个最强对手。还有人说中国队全靠张吉龙的妙手神签避开了伊朗和沙特,所以中国队才有机会。

2.但是看过那届世界杯的小组赛的球迷,应该对中国vs巴西的镜头有所记忆。2002年世界杯中国队与巴西比分为:巴西4-0中国中国队大比分输了,进球的分别是罗纳尔多,罗纳尔迪尼奥,卡洛斯,里瓦尔多。但是中国队在场上所表现出的竞技状态和精神面貌,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尊敬的。那也是中国足球的巅峰期。

3.如今,中国足球人才已经完全断档,足协高层也已经发现这个残酷的事实:如果不靠外部力量增强实力,中国队死的非常非常难看,但即使归化,也不能逃脱在十二强赛被蹂躏的命运。(国足目前归化了艾克森、李可,阿洛、小摩托、高拉特),2022世界杯已经抛弃了我们,希望我们每一位足球人士继续努力,早日踏上世界杯的天地。

上届世界杯是哪一年

  要承认每个国家的体育事业都有自己的强项,比如中国的乒乓球,其技术和地位别国很难撼动,而西方国家体育也是如此,他们有可能全民都好足球,并且从娃娃抓起,他们除了有体育精神,还有精湛的踢球技艺,还有过硬的体质和素质。

  2、东西方球员骨子里散发出的东西都不一样,西方球员踢球没有思想杂念,而东方球员有所顾及,太中规中矩,他们自己在为自己定规矩,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从基础来说踢球的人太少,而这又和中国教育体制相关连,中国人从小就被文化课束缚了,业余时间不是初习文化课就是学外语或者学一门乐器,真正去踢球的人非常少。加上基层教练水平不够,场地少,培养出来的人才也就少。不从根子上解决,中国足球难以进步。

  3、场地问题,足球没有像小球那样随时随地想玩就玩。要么人凑不齐,要么尝试没有。那种瞎玩玩的,纯粹兴趣爱好。中国足球只看中结果,而忽略了培训这些重要环节,不重视青训,中国踢球的人数就上不去,足球人才就会出现断层,所以之后,中国足球的实力就一代不如一代。

中国球迷的世界杯记忆:这些画面埋藏了多少青春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4月2日电(记者邢蕊) 北京时间2日凌晨,2022卡塔尔世界杯的分组出炉,这也意味着四年一度的足球盛宴离球迷们越来越近。每一届世界杯上,都会留下或感动、或悲情、或温馨的种种难忘瞬间。当我们再回首往事,这些留在记忆深处的画面,会不会勾起你对曾经的怀念?

  足球世界杯早在1930年就已经诞生,但中国球迷对世界杯最早的记忆应该始于1978年。那一年,央视转播了世界杯三四名和冠亚军的比赛。中国球迷得以见证“潘帕斯雄鹰”和“郁金香”的对决。

  那届世界杯的决赛,阿根廷3:1大胜荷兰。夺冠后,河床体育场漫天飞舞的纸屑,还有肯佩斯飘逸的长发,给中国球迷带来了极大的视觉冲击。

  央视前解说员韩乔生后来回忆道:“在那个很小的黑白电视的盒子里面,我看到队员在跑动,肯佩斯一头长发飘逸。”他不禁感叹:“足球这项运动太迷人了!”

  资料图:图为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意大利球员保罗·罗西在意大利对阵巴西的比赛中打入第二粒进球后庆祝。

  1982年世界杯无疑是巨星的盛宴,济科、罗西、普拉蒂尼等顶尖球星都正值鼎盛时期。

  在第二阶段小组赛意大利与巴西队的比赛中,罗西上演“帽子戏法”,帮助意大利队淘汰了拥有济科、苏格拉底和法尔考的巴西队。随后又在半决赛和决赛中打入三球,成为那届世界杯最耀眼的明星。

  罗西的精彩表现吸引了国内一大批拥趸,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感受到了足球的魅力。不过,在刚刚结束不久的卡塔尔世预赛中,意大利队爆冷输给北马其顿,连续两届无缘世界杯,不禁令人遗憾唏嘘。

  资料图:1986年6月22日,墨西哥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阿根廷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马拉多纳用手将球打入英格兰球队大门。

  1986年世界杯无疑是充满传奇色彩的,有人说,墨西哥世界杯是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

  半决赛2:1战胜英格兰,两粒进球都来自马拉多纳,但他的第一个进球却成为了足球史上最具争议的一粒进球。当时面对英格兰的门将,马拉多纳高高跃起,用手将皮球送进了球门。赛后马拉多纳也承认,这个球是用“上帝之手”攻入的。

  那场比赛的第二个进球,则成为了20世纪足坛的名场面之一。马拉多纳从中场带球,连续晃过5名英格兰球员的防守,最后射门得分。

  如今,距离那届世界杯已经过去了36年的时间。“球王”马拉多纳也在两年前与世长辞,但他在绿茵场上奔跑的身影,成为世界足坛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资料图:在江苏镇江举行的“2016意大利传奇巨星中国行”镇江站比赛中,意大利传奇巨星队以8比7战胜中国元老明星队。图为罗伯特·巴乔在比赛中。泱波 摄

  1994年的世界杯在美国举办,巴西队在最后的点球大战中,第四次捧起了大力神杯。在巴西球员大肆庆祝的同时,罗伯特-巴乔忧郁的背影让无数球迷泪洒衣襟。

  那届世界杯,巴乔是当之无愧意大利队的“大腿”,他在赛场上也展示出自己伟大的一面,一路带领意大利队杀入决赛。但最后的点球大战中,巴乔一脚将球踢飞,意大利队最终与冠军失之交臂。

  1998年的夏天,“go go go, ole ole ole”的旋律响彻了中国的大街小巷。你可能没有看过这届世界杯,但一定听过《生命之杯》这首歌。

  这届大赛中,“高卢雄鸡”一叫天下白,罗纳尔多、齐达内、德约卡夫、图拉姆、巴特斯等一众球星在球场上大放异彩。

  齐达内带领的法国和拥有罗纳尔多的巴西最终会师决赛。作为上届大赛的冠军,巴西队被球迷寄予厚望。然而,决赛中的罗纳尔多表现得魂不守舍,齐达内的两个头球帮助法国队锁定胜局。最终,巴西0:3遗憾败北。

  资料图:2002年世界杯期间,中国足球队与哥斯达黎加队的比赛在韩国光州世界杯体育场举行,李铁组织进攻。中新社发 毛建军 摄

  韩日世界杯无疑是中国球迷最为难忘的一届。2002年,世界杯舞台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队的身影。

  杨晨、于根伟、李铁、范志毅等一众名将带着球迷的期望踏上了世界杯之旅。虽然三场小组赛国足一球未进,但也有难忘的瞬间。

  在“中巴之战”中,中国队经过流畅配合组织进攻到巴西队门前,肇俊哲一记远射,皮球撞到了巴西队门柱上。这一幕,印在了无数中国球迷记忆中。

  12年前,朝鲜前锋郑大世因在电视镜头前泪流满面,成为中国球迷热议的对象。

  2010年南非世界杯,朝鲜队时隔44年后再次闯入了世界杯决赛圈。小组赛与巴西的对决前,当朝鲜国歌响起时,郑大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激动的心情,泪洒世界杯赛场。

  当然,这届世界杯除了哭泣的郑大世,还有“章鱼帝”保罗也成为了当时的顶流。一只水族馆里的章鱼在成功预测了多场比赛的结果后名声大噪。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世界杯结束后不久,章鱼保罗就去世了。

  对于费尔南德斯这个名字,或许很多人会觉得陌生。但只要你看到他的照片,就会恍然大悟:哦,原来是他。

  还记得巴西世界杯的半决赛,东道主巴西队1:7惨败德国后,镜头给到看台上一位留着灰胡子的巴西老爷爷,他紧紧抱着一尊复制的大力神杯。费尔南德斯眼含热泪、伤心难过的表情感动了无数中国球迷,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金杯爷爷”。

  2015年,费尔南德斯不幸离世。他的两个儿子接过了父亲的金杯,继续追随着父亲挚爱的巴西队。上届世界杯,“金杯爷爷”的两个儿子,带着父亲没有实现的愿望来到俄罗斯。令人遗憾的是,巴西队最终倒在了半决赛门外。

  时光飞逝,四年一度的世界杯又正在悄然靠近。虽然没有中国队的身影,但足球作为世界通用的“语言”,又将带给中国球迷哪些惊喜?我们拭目以待。(完)

网文大神笔下的中国队勇夺世界杯现实里的中国足球跌入尘埃他说原因在于缺失足球文化

球迷张琳韬一口气更新了11条微博,在国足战平澳大利亚的那个深夜里——愤怒、惊喜、欣慰混杂其间,他的心绪随着比赛进程起起落落。与很多人到中年的球迷一样,熬夜看球之于张琳韬,已然成为一种“奢侈品”:“年纪大了,熬夜看场球,第二天基本就废了。日常生活里有总有很多琐碎事,比如送孩子上学,或者带孩子出去玩,所以你就要保证充足的睡眠,因为要开车,要保证安全——这种时候,足球只得让位于家庭。”

即便如此,国足的世预赛12强赛比赛,张琳韬依然一场不落,用他自己的线强赛,我都当作世界杯来看——我知道,我们进不了真正的世界杯决赛圈……”

而在网络文学的江湖里,这名再普通不过的中年球迷,却拥有一个声名赫赫的“马甲”——林海听涛。从首部作品《我踢球你在意吗?》开始,林海听涛迄今为止的18年“职业生涯”中,已创作了11部网络小说,这些作品的主题,无一例外都是关于足球,关于他心底不灭的英雄梦想。

被誉为网文领域“足球教父”的林海听涛,如今已是阅文集团的白金作家之一,被读者奉为网络竞技小说大神。踏上“封神之路”时,林海听涛并未意识到,历经18年的跋涉,自己会一路走到今天:“我最初的两本书,写的是同一拨主人公的故事。我当时想,写完之后,我可能就把自己心中想说的故事说完了,从未想过竟然写了这么久……”

“四载光阴已然逝去/但在那眼神中/我仍能看到对胜利的渴望/球场看台上人潮汹涌……”1998年的法兰西之夏,人们记住了那首热情、奔放的《生命之杯》,而这首同为1998年世界杯官方主题曲的《我踢球你在意吗?》,却是林海听涛的挚爱,以至于他在自己的小说处女作借用了歌名。

1994年,12岁的林海听涛第一次看到了世界杯,“懵懵懂懂地看了一些比赛,决赛给我留下了特别深的印象,也是在那之后通过巴乔的球星故事,了解了足球文化,爱上了足球。”1998年法国世界杯,是林海听涛看球生涯真正的起点。《我踢球你在意吗?》像是一颗子弹,正中他的胸口:“它不像《生命之杯》那么燃,但那种娓娓道来的情感,很能触动少年人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让人感受到足球的魅力。”

林海听涛的青春岁月里,足球给了他最好的陪伴。大一开学时,林海听涛去晚了,分宿舍时,被分到了最后一间宿舍里,自己一个人住。林海听涛这样回忆起那段独居时光:“说实话,我本身有点宅,有一点轻微的‘社恐’,不太愿跟人打交道。就觉得一个人住宿舍,就一个人住。结果过了两天,另外一个寝室有几个人过来串门,看到我一个人住,就跟我聊起来,发现大家都喜欢足球。因为足球这个契机,我结识了这帮朋友,他们后来干脆让我搬到他们宿舍去,跟他们一起住。”就这样,林海听涛过上了集体生活。

大学四年,足球成为贯穿林海听涛校园生活的一条主线。每天上完课,林海听涛就跟一帮朋友去踢球,踢到暮色四合才作罢,大家一起去食堂打了饭,带着一身臭汗回到宿舍,冲个澡,躺在床上接着聊球,聊各个球星,聊转会流言。“那种感觉,就是生活可以很简单、很快乐。”回忆起那段关于足球的友情岁月,林海听涛的语气里尽是怀念。

大学毕业前,林海听涛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第一部小说:《我踢球你在意吗?》。“其实我上高中那会儿就已经在写足球题材的小说了,大四那年只不过是把当年的作品改了改,发出来而已。”

因为喜欢足球,林海听涛上中学时就很喜欢看足球漫画,尤其喜欢看足球漫画,看得多了,就自己动笔,开始写足球小说:“我觉得每个喜欢踢球的少年人,都会有那种幻想,幻想自己加盟欧洲豪门,幻想自己有机会穿上中国队的战袍,帮助中国队拿下世界杯冠军——只不过,我恰好有写作的能力,把这些幻想全部变成文字写了出来。”

现今回看自己的那部处女作,林海听涛直言,文笔稚嫩,技巧也很一般,但倾注于文字中的情感却是真挚而丰沛的,“写书时的情感很真实,是那种真正发自内心的感受,我把它写了出来。那字里行间流淌着的少年意气、青春热血,是现在的我比不了的——因为每个人只能年轻一次。”

“三年的酝酿,五个半月的写作。我收获的不仅仅是六本厚厚的书稿和几十万的点击,还有很多很多无法说清楚但又线年夏天,《我踢球你在意吗?》完本,林海听涛写下一篇洋洋洒洒三千言的后记。很快地,他推出了续作《我们是冠军》。

在这部小说中,以主人公张俊为代表的中国足球黄金一代,历尽艰辛,帮助中国队拿到了世界杯的冠军。那个时候的中国足球,也确乎让人看到些希望——2004年亚洲杯上,主场作战的中国队一路杀入决赛,憾负于日本队,屈居亚军。

在那之后,林海听涛坚持写了下去。18年“职业生涯”中,他完成了《冠军教父》《禁区之雄》《胜者为王》《冠军之光》《冠军之心》《绿茵峥嵘》等10部小说,并于去年3月,开始连载自己的第11部作品《禁区之狐》。始终以足球为创作题材的他,不仅赢得了无数读者的喜爱,也在网文江湖中获得了超然的江湖地位——网络竞技小说第一人,这是笔耕不辍的林海听涛,在江湖上的名号。

创作之余,林海听涛也始终关注着足球,始终在看中国队的比赛。与所有球迷一样,他也会一次次怒其不争,一次次大动肝火,却总是割舍不下,总会在比赛开始前不由自主地坐到电视机前。“最近几年看国足比赛,已经不会为输球不爽了,因为我知道,实力就那样,除非运气特别好,否则就赢不了。我现在每次看完国足输球之后的不爽,大都来自于网上那些平时不看球、也不关心中国足球的‘喷子’们,阴阳怪气地说‘现在还有人看国足’,等到国足输了球,他们就像闻着血腥味儿来的秃鹫一样,出来刷存在感。既然都不看国足,也不关心国足,那国足输了球,与你们何干?”

说起这些,将国足看作“自家的孩子”的林海听涛,总是意难平。知名解说员贺炜曾这样写道:“中国足球哪怕是再多人的痰盂,也依然是我的圣杯。”

在林海听涛看来,中国足球如今存在着诸多隐痛与暗疾,其中最为关键的问题,在于足球文化的缺失:“我们没有自己的中国足球文化,这点导致中国足球始终起不来。很多时候,中国足球的成绩看似有所起色,靠的要么是自上而下的一些政策,要么是资本的涌入,而这些就像是一阵风,是靠不住的。而中国足球想要立起来,真正缺乏的是自下而上的动力,缺少那种由足球文化产生的热爱,因为热爱而产生的持续推动力。”林海听涛说,没有文化的中国足球,欠缺了太多东西,而足球氛围的缺失,也直接导致了中国足球的“生态建设”止步不前。

2018年夏天,在俄罗斯世界杯日本队对阵比利时队的八分之一决赛中,日本动漫《足球小将》的TIFO(巨幅海报)现身看台。这部诞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动漫作品,曾切实推动了日本足球的发展——很多后来登上职业联赛赛场的日本球员都表示,自己是因为这部动漫,爱上足球,开启了个人职业生涯。

林海听涛希望自己的小说,也能发挥类似《足球小将》的功效:“《足球小将》,可以说是足球文化反哺现实世界的典型案例。我写了这么多年足球小说,起初,还只是想要表达自己对足球的感情,传递那种热爱,但渐渐地,我就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写作,让更多人爱上足球。或许我人微言轻,没有办法像《足球小将》那样拥有巨大的影响力,但能多影响一个是一个。我总觉得,如果,有更多人像我这样做这件事情,这样就能影响更多的人,也许,最终我们慢慢就会形成中国的足球文化。”

林海听涛心底,始终有一个幻想,他幻想着有一天,中国队夺得世界杯,国脚赛后接受采访时,对着镜头说出这样一席话:“我是因为看林海听涛的小说,才一发不可收地爱上了足球。”

2021年,中国足球凛冬已至,作为根基的联赛满目疮痍,“上层建筑”国家队也在世预赛12强赛比赛中屡战屡败。目睹这一切的林海听涛,异常感慨。

林海听涛是四川全兴的球迷,他小时候拥有的第一件俱乐部球衣,就是黄色的四川全兴战袍。因而,他深切地懂得那些已经失去主队、即将失去主队的球迷们的心情:“看台上此起彼伏的‘雄起’,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成都保卫战’,川军曾在中国足坛留下很多传奇。但它最终却以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方式,消失在中国足球的版图上。而这种消亡,不仅带走了这支球队的传承与薪火,也对四川足球的生态造成重创。”

林海听涛说,中国足球或许真的已走到不破不立的关口,是时候换个活法了。林海听涛表示,对那些陷入生存危机的球队而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像是在英国,其实有很多低级别的球队,它们成绩很差,可能一年也赢不了几场球,但他们能生存下去,就是因为他们维系着自己所在社区的那一片人的情感,它变成了人们记忆与情感的寄托。只要你能生存下去,未来就有无限的可能。说不定有一天,谁就能像霍芬海姆一样,从一个乡村球队一跃成为德甲常客。”

18年前的那个春天里,林海听涛起笔,开始在网络上连载第一部小说。那时,朋友们大多外出实习,他独坐在安静的实验室里,不停地敲打着键盘,写下那些关于足球的热爱与回忆,也写下对未来的无限期待。抬起头,望向窗外,21岁的他在一片苍凉的夜色中,却仿佛望得到隐在天际的霞光——那是中国足球真正的黄金年代,中国队刚刚在一年前迎来了首次世界杯之旅,尽管世界杯上的表现不尽如人意,但总归是有了第一次。

林海听涛不曾想到,或许也没有人能预想到,往后的岁月中,中国足球一路下行,从失败走向失败。

林海听涛一直在写,在他的笔下,来自中国的少年天才登陆欧洲豪门球队,绽放出夺目的星光,在他的笔下,中国队勇夺世界杯,站上世界之巅。小说里的中国足球光芒万丈,现实中的中国足球跌入尘埃,形成巨大的落差——而这落差背后,是林海听涛心底对中国足球近乎执拗的期许与信仰。

“曾经被人寄予厚望的天才会老去,又会有新的人才冒出来……这样才有希望。现实中的中国足球很可惜,还没有这样的希望。于是,我在书中借林远和董进这两个角色留下了这么一个希望。就当是我对中国足球的祝福吧,但谁叫我爱它呢?中国足球都成这个样子了,我也还是爱它,希望有朝一日它能堂堂正正地,站起来。”在个人第十部小说《绿茵峥嵘》的后记中,林海听涛如是写道。

就像是冬夜的街头,行人口中呼出的白色哈气,让人感到若有若无的暖意,在这个中国足球的凛冬,似这种深情的告白,亦教人看到了若隐若现的希望。